<i id='8u7r'><div id='8u7r'><ins id='8u7r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i id='8u7r'></i>

      <span id='8u7r'></span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8u7r'><em id='8u7r'></em><td id='8u7r'><div id='8u7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u7r'><big id='8u7r'><big id='8u7r'></big><legend id='8u7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8u7r'><strong id='8u7r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tr id='8u7r'><strong id='8u7r'></strong><small id='8u7r'></small><button id='8u7r'></button><li id='8u7r'><noscript id='8u7r'><big id='8u7r'></big><dt id='8u7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u7r'><table id='8u7r'><blockquote id='8u7r'><tbody id='8u7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8u7r'></u><kbd id='8u7r'><kbd id='8u7r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ins id='8u7r'></ins><fieldset id='8u7r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dl id='8u7r'></dl>

            一位新冠肺炎“自愈”護士的獨白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8
           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急診科護士賈娜人民網記者王欲然攝

              “我確診那天是除夕  ,拿到轉陰結果的這天剛好是立春  。我相信  ,冬天一定會過去 ,春天也一定會到來  。”賈娜帶著厚厚的口罩  ,陽光灑在她的臉上  。

              2月4日晚  ,24歲的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急診科護士賈娜在微博上發表長文  ,回顧自己11天內從發現感染  ,到居傢隔離  ,最後依靠藥物和自身免疫力成功痊愈的全過程  。一夜間  ,她的這篇“自愈”日記引來瞭179萬的粉絲  ,得到瞭超過25萬的點贊  。

              賈娜的成功“自愈”  ,仿佛給壓抑已久的網友帶來瞭一絲微光  ,她的評論區沸騰瞭  。“我把你的微博截圖給患病的同事和朋友瞭 ,一下子又充滿瞭希望  。”一位網友說 。

              一次猝不及防的感染

              1月23日 ,由於同事被查出感染瞭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  ,為瞭科室的安全 ,賈娜決定去拍個CT  。當時的她  ,除瞭喉嚨有隱約疼痛 ,身體並無其他不適  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當時去拍CT就是為瞭排除一下新冠肺炎  ,讓自己和科室放心  ,繼續回來工作  。”而讓她沒想到的是  ,CT結果顯示  ,她“肺部呈磨毛玻璃樣  ,病毒性肺炎待排” 。24日除夕凌晨  ,病毒的核酸檢測結果出來  ,報告單上 ,新冠病毒兩個加號  。

              防不勝防 ,她也“中槍”瞭  。

              “那天我徹夜未眠  ,一直在想我什麼時候被感染的  ,是不是哪裡防護不到位  ?我怕自己會死  ,怕極瞭  。”

              賈娜在急診室的工作  ,是護理觀察室裡的患者  。她回憶說 ,在留觀輸液的發熱病人中  ,有不少是新冠肺炎的疑似病例 ,她也許是在給病人紮針的時候  ,接觸傳染瞭  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始終戴著口罩  ,穿著防護服 ,應該說這樣被傳染的概率微乎其微 。但是這樣的低概率被我碰上瞭  ,隻能勇敢面對現實  。”

              除夕一早  ,賈娜拿著檢查單去咨詢醫生  ,得到的結論是  ,病灶比較小  ,臨床癥狀不明顯  ,應該是輕癥患者  。鑒於目前醫院的情況  ,醫生建議她回傢隔離吃藥  ,避免交叉感染 。臨走前  ,醫生特意囑咐:“回傢做‘三好學生’啊  ,吃好、睡好、心態好  !”

              傍晚  ,賈娜勉強打開手機  ,找到之前在外面玩得興起時的視頻 ,發佈在瞭朋友圈 。配文中  ,她寫到  ,今天就是大年三十瞭  ,提前祝大傢新年快樂  。身邊一直是關於這次病毒肺炎的消息  ,給你們發個視頻調劑一下 。加油吧  ,戰士們 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很久之前拍攝的視頻中  ,她沖著鏡頭微笑、做鬼臉  ,像每一個95後的年輕人一樣青春洋溢 。“這其實是我精心策劃的  ,這樣我父母就不會懷疑我也病倒瞭 。”痊愈之後  ,賈娜道出瞭實情  。

              一場獨自上場的戰役

              賈娜畢業於鄭州大學護理學專業  ,2019年剛剛入職武漢大學人民醫院  。她在院外與他人合租瞭一套房子  ,春節前室友離漢  ,傢裡隻剩下賈娜一人 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一個人在傢不出門  ,不會傳給別人  ,切斷瞭傳播途徑  。接下來 ,就是我和病毒的抗爭瞭  。”賈娜在微博中寫到  。

              免疫系統正在和病毒打仗  ,沒吃飽飯怎麼行  。在傢隔離的日子  ,賈娜按時吃飯、規律作息、熬過雞湯、魚湯、排骨湯、小米粥、八寶粥……早上醒來喝熱牛奶、吃雞蛋 ,增強體內營養  。她明白  ,這一仗的最大武器就是“自身的抵抗力” 。

              每天  ,同事們主動買來肉和菜放在賈娜傢的門口  。她的餐桌上  ,從來沒缺席過蛋白質和新鮮蔬菜  。

              她也開始對傢裡進行全面的清潔和消毒  。在微博上  ,她分享說  ,“我會用稀釋的84拖地擦桌子  ,75%的酒精噴被子和衣服  。每天都要做  。每天開窗通風至少兩次  ,每次半小時  ,註意保暖別受涼  。天氣好的話曬曬太陽  。晚上洗熱水澡 ,殺死身上攜帶的病毒  。勤洗手  ,要用洗手液洗  ,你會七步洗手法嗎  ?”

              遵照醫囑  ,她開始服用醫生開的口服藥 。有些藥物會產生不舒服的反應 ,她就喝水、然後靜心休息  ,大部分反應在一個小時後慢慢緩解  。

              與每位新冠病毒感染者一樣 ,面對未知的結果  ,賈娜也經歷瞭恐懼、難過、無助  。除夕之夜 ,父親給她發來一段抖音小視頻  ,裡面喊著“武漢加油”  ,告訴她說要註意防護  。那時候  ,她的父母對她感染的事毫不知情  。

              為瞭不露餡  ,春節第一天  ,她依舊挨個給每個長輩打電話問候新年  。她的癥狀也逐漸出現:身體酸痛無力、嘔吐感強烈  ,口幹舌燥 。隻要開一點窗 ,她就開始猛烈咳嗽  。萬幸的是 ,她始終沒有發燒 。

              “在傢人面前  ,都是強裝的鎮定罷瞭”

              一次的忐忑不安的等待

              也許是從小樂觀的性格使然  ,賈娜開始逐漸調整自己的心態  。在“三好學生”的要求中  ,心態好無疑是最難的選項  。

              幾天後  ,她開始給自己加油鼓勁  。“恐懼隻能讓我更加焦慮  ,難過也無濟於事  。已經發生的事  ,隻有彌補它  。雖然面臨很多未知  ,但也許結果沒有那麼差  。理性對待比幹著急要重要的多  。”

              28日一早 ,賈娜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  ,步行去醫院復查CT和核酸檢測  。那天的人很多  ,她足足排瞭好幾個多小時  。

              “或許在很多人眼裡 ,醫護人員在被感染時一定會獲得治療上的方便  ,但事實並非如此  。目前武漢隻有醫院發熱門診才有權限開出對癥的藥 ,員工就醫窗口和急診對新冠肺炎藥物的處方權都停止瞭  。所以我也和普通門診病人一樣排隊 ,沒有人知道我是誰 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排隊做檢查的隊伍中  ,有些人從凌晨3點就來瞭 ,有些人病情很嚴重 ,還有些人情緒急躁地在爭吵  。賈娜站在隊伍裡  ,心裡一陣陣難受  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也病瞭  ,我現在也沒有能力去讓病人減輕痛苦  ,太無奈瞭  。後來  ,我一個人坐在醫院的椅子上哭瞭很久  。”

              CT檢查的結果讓人很振奮  ,賈娜肺部的炎癥消失瞭 。盡管核酸檢測還依舊是陽性  ,但她已經有足夠的信心安慰自己:器官病變控制住瞭  ,其他的就慢慢來  。就算是感冒還要7天的恢復期呢  ,更何況是一場肺炎  ?

              她繼續堅持早睡  ,補充營養 ,然後嘗試看書、復習備考  。她也在微博上關註一些病人的求助信息  ,力所能及地回答一些病友的提問  。

              2月4日  ,她再次去醫院復查核酸  ,轉陰瞭 !

              “等待結果的那種感覺 ,就像是看高考成績時的心情  ,有些不敢面對  。這就意味著我真的自愈瞭 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場看不到硝煙的戰鬥中 ,賈娜距離勝利越來越近 。當晚 ,她在微博上把自己的經驗總結如下:

              “在懷疑自己是病毒攜帶者又不能確診時  ,要註意隔離 ,保護別人也保護自己  。要感知自己的身體變化  ,想想原因采取措施:胃不舒服是不是受涼瞭 ,喝點熱水試試;頭疼乏力是不是手機玩久瞭躺久瞭  ,不要疑病  。新冠病毒對大多數平時體健無基礎病的人來說沒那麼可怕 。就算不幸染上  ,依靠自己強大的免疫力說不定沒過幾天就好瞭  。但是我們不能傳給別人  ,一定要做好隔離  。”

              一次守望相助的經歷

              這兩天  ,賈娜覺得自己沒有那麼怕冷瞭 ,偶爾會在窗邊望一望風景 。她所居住的地方  ,是武漢很美的一個角落 。冬天的武漢  ,天空湛藍如洗 ,樹木依然蒼翠  。她窗口下的道路筆直通向長江大橋  ,遠遠望去就是黃鶴樓  。

              她的微博評論中  ,關心的網友越來越多 ,祝福寫滿瞭留言  。賈娜有空的時候會一一回復網友的疑問  ,用自己的經驗減輕他們的焦慮  。對其中一些病人  ,她及時建議他們就醫  ,不要耽誤  。但同時  ,質疑的聲音也開始出現 。

              “每個人的體質都是有自身的特殊性 ,我的經歷隻能給大傢作為參考和借鑒  ,復制是絕對不行的  。我發的微博 ,並不是讓大傢去模仿  ,而是鼓勵大傢要有信心  。大傢都會好起來的 ,隻是我比他們先痊愈  。我先好起來  ,再幫大傢好起來  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采訪中  ,賈娜始終強調  ,科學的防治和治療是應對新冠肺炎的最重要手段  。而積極的、理智的心態  ,也同樣關鍵  。

              國傢衛健委專傢組成員、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副院長、著名重癥醫學專傢邱海波2月3日在湖北省人民政府召開新聞發佈會上解釋  ,目前接觸到病毒的人  ,可能會有幾種不同的反應  。第一種自身有足夠的抵抗能力  ,自身把病毒清掉瞭;第二種  ,病毒在上呼吸道能夠繁殖  ,但是沒有癥狀  。輕癥病人 ,表現出乏力、發低燒  ,發熱、幹咳的癥狀  。少數病人才會發展成重癥或者微重癥  。

              2月7日 ,91歲高齡的新冠肺炎患者王某光從湖北省宜昌市第三人民醫院出院 。截止2月7日晚22時  ,全國已累計治愈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1753例  。

              賈娜說  ,很幸運 ,自己是目前的1/1753  。

              “打贏這場戰役 ,每個人都在做著自己的努力  ,對於我們  ,就是不傳謠不信謠  ,保護好自己  。”她在微博中寫到 。不是因為有希望所以堅持下去 ,而是因為堅持下去看見瞭希望 。

              賈娜說  ,在她隔離的11天中  ,每天都會收到領導和同事的各種問候  ,讓她深深感到  ,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 ,而是有很多愛在包圍著  。

              而武漢 ,也不是一個城在戰鬥  。

              同舟共濟、涓滴匯海的中國力量正在荊楚大地築起同心戰“疫”的強大後盾  。

              賈娜最近幾天還會再次檢測核酸  ,若還是陰性  ,她將盡快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  ,重新投入戰役中去  。

              沒有一個冬天不能逾越  ,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  。“那時候 ,武漢還是那個武漢  ,但中國人卻連的更緊密瞭 。”賈娜在微博的結尾寫到 。